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參賽片《出軌幻想》由著名導演兼編劇保羅·哈吉斯執導,哈吉斯編劇的《百萬寶貝》曾獲奧斯卡最佳編劇獎,他編劇兼執導的《撞車》獲第78屆奧斯卡6項提名。

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評委(上圖):吳宇森、安德魯斯·文森特·戈麥斯(西班牙著名制片人,曾兩次擔任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主席)、拉庫馬·希拉尼(印度著名導演,執導的《三傻大鬧寶萊塢》是印度有史以來票房最成功的電影)、瑪莉亞·嘉西亞·古欣娜塔(意大利著名女星,主演的《郵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憑影片《海紫》獲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影片獎)、費利普·彌勒(法國著名導演、編劇和制片人,執導的《蝴蝶》國際上大獲成功)、寧浩、陸川

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入圍影片:《我的傻外甥》(意大利)、《出軌幻想》(比利時)、《火箭》(澳大利亞)、《一代宗師》(中國)、《復仇和寬恕》(希臘)、《尋子記》(加拿大、印度合拍)、《中國合伙人》(中國)、《虔誠的鰥夫》(荷蘭)、《豆蔻年華》(格魯吉亞)、《爸媽不在家》(新加坡)、《素媛》(韓國)、《漣漪效應》(塞爾維亞)、《卡門》(羅馬尼亞)、《聲夢奇遇》(法國)、《愛的承諾》(法國)

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已經盛大開幕,由吳宇森導演領銜的國際評委會正在懷柔集中看片。昨晚,七位評委抽出時間接受媒體採訪,都對入圍影片的水准給予了肯定,吳宇森更是連連稱贊:“質量非常好,都是好片,每個片子都有它的代表性。”

這兩天,吳宇森和評委們看了三部電影:“有輕鬆的,有憂傷的,都很感人,也很可愛,質量非常高。”陸川也驚訝於入圍影片給評委們帶來的驚喜:“不知道前期的選片是如何進行的,選的真的都是很好的片子,不輸於其他國際電影節。如果能夠按這個水准發展下去,北京電影節很快會樹立自己的品牌。”

吳宇森認為天壇獎會促進中國電影的良性發展:“現在我們的電影市場蓬勃發展,票房很高,但電影質量還不高,好電影越來越少,大家急功近利、眼光狹隘。這樣下去,這個市場隻會泡沫化。電影節能讓大家看到別的國家真正優秀的電影,警覺到原來好電影不是隻有一種,不要一窩蜂都去拍喜劇。”

作為青年導演的代表,陸川對吳宇森的這番話也很認同。“現在的市場其實對青年導演越來越嚴酷了,評價標准越來越單一,什麼藝術性、人文關懷、電影語言、電影美學都不說了,隻有一個數字,就是票房。如果沒有一個億,都不好意思和媒體見面。”他呼吁多給青年導演一些自由的創作空間。寧浩更是坦率:“我們的電影目前沒什麼優勢,唯一的優勢就是市場。”

吳宇森是在好萊塢獲得成功的少數華裔電影人之一。談到中國電影難以走出國門的話題,他認為主要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表達問題。“我們要學會用西方的技巧注入東方的精神。”至於文化差異,他認為外國人很少有機會接觸中國文化:“平常宣傳做的不夠。應該首先讓人認識我們的文化,再推銷我們的電影。”

執導過在中國廣為人知的《三傻大鬧寶萊塢》的印度導演拉庫馬·希拉尼給出了寶萊塢的經驗:“寶萊塢在制作上和英美挂鉤,語言天然有優勢,市場營銷也做得不錯,可供借鑒。”

談到當下中國電影,西班牙制片人安德魯斯·文森特·戈麥斯直言“不熟悉”,他接觸的都是中國第五代導演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霸王別姬》。

意大利女星瑪莉亞·嘉西亞·古欣娜塔也說,在意大利看中國電影不是很方便。不過她正在參與一部中意合拍電影,希望未來兩國電影交流越來越多。

拉庫馬·希拉尼說自己最喜歡吳宇森和成龍的電影,這次來北京,他打算把25部最好的中國電影帶回印度品味。

法國導演費利普·彌勒早在四年前為了創作《夜鶯》的劇本而在中國生活過一年多的時間,他對中國的電影市場更加了解:“三到五年內,中國將成為世界上的最大市場,這是所有人的期待。”他更呼吁國外電影人親自到中國看一看,才能拍出好的合拍片。

評委們齊贊北京國際電影節選片水准高,那麼,這15部入圍影片究竟是如何選出來的呢?為了一探幕后究竟,本報記者獨家採訪了電影節組委會常務副秘書長趙志勇。

據趙志勇介紹,組委會共收到來自88個國家和地區的837部影片報名角逐天壇獎。組委會組織了一個40多人的專家委員會,投票產生15部入圍片。為兼顧多樣性,除了華語片佔兩部,其他國家都是一國一部,“這是世界通行的做法”。天壇獎區別於其他電影節評獎的特色是追求藝術和商業的結合。

對於評委的選擇,電影節的標准是,首先是業界享有盛譽的、有杰出貢獻的電影人,根據這一條件,組委會最早擬定了30多人的邀約名單﹔二是體現多國別,歐、亞、美洲都能兼顧﹔三是對中國、北京的電影有一定的了解和熱愛﹔此外,也考慮到專業兼顧,因此名單中既有導演,也有制片人、演員、編劇。吳宇森是評委中第一個確定下來的,趙志勇介紹,上屆天壇獎請了導演米哈爾科夫任評委會主席,這一屆就想找一位華語電影領軍人物擔綱。而陸川和寧浩,選擇他們是看重年輕二字。

“像《變形金剛4》那樣把中國風景放進去,再選一個中國演員,這並不是很好的合作,很難拍出好電影。”昨天上午在電影節“中外電影合作論壇”上,當著派拉蒙全球首席運營官亨茨貝瑞的面,曾三獲奧斯卡的美國大導奧利弗·斯通毫不留情地批評這種簡單的合拍方式。他更犀利地指出:“合拍不能僅僅盯著錢,要有更深度的思考和合作。”

憑借《地心引力》剛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阿方索·卡隆,對奧利弗·斯通的觀點表示贊同。他認為中國元素應當是整個故事中的有機組成部分,而不是生硬的植入。他以《地心引力》做例子,“全世界隻有美國、、中國有太空站,所以中國元素就成了電影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他認為中國電影的優勢是本土市場非常巨大,這為其進入世界市場提供了堅實的基礎,但是他也強調,“中國不應該復制別人的模式。”

曾拍攝《通緝令》的導演季莫爾·貝克曼貝托夫也談道,“合作不僅僅是關於錢,更多的是要溝通。”阿方索·卡隆進一步指出,這種溝通應該是有內容的、雙向的,而不是作為交易的一個借口:“對於中國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把中國推介到世界中去,而非把世界帶入到中國來。”卡隆說他對中國文化“非常著迷、非常欽佩”,他希望能夠在中國用中文講述一個中國的故事,“我以后會看更多中國電影,也會讀相關的書籍,我想指出的是,對中國文化,我非常有好奇心,而不僅僅是看做金融交易而已。”

奧利弗·斯通此前曾有三次來中國拍片的嘗試,但都沒能成功,對歷史題材情有獨鐘的他說,美國電影能夠坦率面對歷史,展示很多的問題,如果中國也能做到這一點,將成為一個真正的開放的國家。本版文字 本報記者李俐 J203

吳宇森:我是經過很多考量,才決定接受這個任務。第一我拍戲非常忙,《太平輪》還沒有拍完,第二怕自己不夠這個能力。后來想想,覺得能參與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我最喜歡看電影,這次讓我看到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電影,還可以和來自不同國家的評委交朋友,分享經驗。尤其是印度導演拉庫馬·希拉尼,他的《三傻大鬧寶萊塢》我很喜歡。

吳宇森:世界不同影展,每個主席都會給評委一個導向,或者概念,所謂選片的標准,當然並不是強制性的。譬如有一年參加一個國際影展,剛好全球電影業不景氣,主席就說應該關注電影的市場方面。但是這次我們沒有主題,完全是憑各位自己的專業標准去判斷,通過民主投票來選擇。目前,我們對看過的電影都有不同觀感。

吳宇森:我認為真正的好電影是能打動人心的電影。我最注重的是電影裡的人性價值和人文精神。中國電影一直想沖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怎麼都進不去,日本的《入殮師》怎麼就拿獎了呢?很簡單,那部電影有豐富的人文精神,會讓評委感動。奧斯卡評委都是退休的電影人,他們喜歡看文藝,喜歡看感情。有時候我們的電影拍得很華麗,但是在感動力方面就要少一些。所以這次天壇獎,不光是我,其他評委也一樣,都會注重電影傳達出來的一份情懷。

吳宇森:《中國合伙人》我還沒有看,《一代宗師》我看了,我蠻喜歡的,我很欣賞王家衛,當然我更欣賞章子怡,她在這部電影裡的表現非常出色,很感人,動作戲也打得很漂亮。

吳宇森:拍動作片要找好的題材比較難,要想拍出更好的動作片,唯一的辦法就是隻有和徐克再合作,所以拍完《太平輪》之后,接下來我會拍一部像《英雄本色》那種類型的武俠片。作為導演,我一直希望找到另一種境界,《太平輪》是一種新的境界,接下來和徐克的合作也希望找到另一種境界。

南京大屠殺公祭習談公祭日李克強亞歐行無人機闖空中禁區呼格案再審結果不動產登記西部冰川萎縮股市年末躁動小年火車票今日開售廊坊幼兒園危房倒塌聶樹斌案3大疑問東三省人口流出習公祭日講話李克強談吃空餉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